认证动态

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3-04-18 09:58  浏览次数:1911
 (一)上海合作组织促进经贸合作的职能

  2001年6月15日,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六国元首举行首次峰会,并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立。

  2001年9月,上海合作组织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关于区域经济合作的基本目标和方向及启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的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10],规定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开展区域经济合作的基本目标是:发挥成员国经济的互补性以促进经济的要文特约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11年第7期共同发展;扩大贸易和投资规模;促进经营主体间合作生产和经贸活动的发展;改善贸易和投资环境,为逐步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动创造相应条件;制定协调各国对外经济活动的法律;根据各国现行法律鼓励和支持成员国行政区域间建立多种形式的直接联系;有效利用在交通和电信领域的现有基础设施,进一步开发过境运输潜力;发展服务贸易;保障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实施共同的生态规划和项目;建立和发展实施区域经济合作的机制。

  《备忘录》提出通过以下途径实现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分步骤消除贸易和投资障碍;为实现货物和旅客运输包括过境运输提供法律、经济、组织和其他条件;发展口岸基础设施;扩大法律法规信息交流;吸引和保护相互投资。

  《备忘录》规定建立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负责对外经济和贸易事务的部长会晤机制,制定多边经贸合作的长期纲要,以明确合作的具体方向、优先领域、范围和项目。但《备忘录》第七条同时规定,“上海合作组织内的合作与成员国所参加的其他国际条约中所承担的权利和义务不相抵触”。在“成员国所参加的其他国际条约”中,包括欧亚经济共同体成员国间的协定,以及有关关税同盟及统一经济空间的协定。这就是说,国际条约或协定在实践中的效力大于《备忘录》。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备忘录》是上海合作组织有关经济合作的一般文件,不是条约或协定,且文件使用的关键词是“便利化”。

  2002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在圣彼得堡举行第二次峰会,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宪章》。该宪章对上海合作组织宗旨、原则、组织结构、运作形式、合作方向及对外交往等原则做了明确阐述,标志着该组织从国际法意义上得以真正建立。

  2003年9月,根据《备忘录》和《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制定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以下简称《纲要》[11])。《纲要》规定多边经贸合作的基本目标和任务是:支持和鼓励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开展经贸合作,发展互利经济联系,使各国重点经济领域的生产和投资合作取得进展,并在此基础上增加相互贸易额,以提高居民生活水平。短期内将积极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共同制定落实《纲要》所必需的多边协议和各国法律措施清单。在现代化的组织和技术水平上建立和发展经贸投资的信息空间。确定共同感兴趣的经贸合作优先领域和示范合作项目并付诸实施。

  《纲要》规定2010年前的任务是,共同努力制定稳定的、可预见和透明的规则和程序,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实施贸易投资便利化,并以此为基础在《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和《备忘 录》规定的领域内开展大规模多边经贸合作。

  为此,要制定共同规划和方案,并建立对优先发展方向的支持体系以加强区域经济合作。

  《纲要》规定,2020年前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将致力于在互利基础上最有效的利用区域资源,为贸易投资创造有利条件,以逐步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动。《纲要》还规定了合作的优先方向和《纲要》的实施机制。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纲要》的关键词是“支持、鼓励”和“便利化”。尽管在制定《纲要》过程中,中国曾正式提出在上海合作组织内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建议,但《纲要》只提在 2020年前“逐步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动”,并未把自由贸易区这种“入门级”一体化形式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合作目标。自由贸易区的特点是,在区内成员国之间减少或取消关税及其他贸易限制,但每个成员又各自独立执行自己的外贸政策,尤其是对其他国家的关税政策。可见,即使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贸易和投资领域实现了便利化,也不如自由贸易区这种初级一体化形式对经济合作的促进作用明显。

  上海合作组织未能就自由贸易区达成一致,而是停留在经贸便利化层面,说明成员国的共同经济利益有很大局限性,至少在2020年前是这样。

  2004年9月,上海合作组织签署了《<纲要>实施措施计划》,该措施计划的内容共有127项。根据落实《纲要》的需要,2005年10月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银行联合体,成员为各国的开发银行。2006年4月成立上海合作组织实业家委员会。这两家贸易和投资促进机构有着很强的官方背景,但都属于非政府组织。

  上海合作组织为经贸和投资便利化做了许多努力,取得了不少成果。这些成果体现在投资和贸易规模扩大和合作项目增加等方面。

  但对成员国贸易环境的评价表明,实现便利化的过程并不顺利,仍需做出更大努力。

  根据一家中国机构在2008年前后对中资企业就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贸易和投资环境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贸易制度、关税水平、通关程序和商品检验检疫仍是影响企业经营活动的主要障碍。在28项评价指标中,选择对企业经营活动有一定影响的共有19项,占全部指标的67.9%。选择对企业经营活动有非常大影响的共有8项,占全部评价指标的28. 6%。对投资环境的问卷调查结果是,对20项影响投资的指标给予较为积极的评价。但在对外资存在行业准人的限制评价指标上,中资企业在金融、矿产资源开发、电信业、汽车组装和销售等行业的投资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甚至有企业在调查指标上给出了“严重障碍”的评价。

  “工作签证不畅”是中资企业在各国遇到的共同问题,也是对企业经营活动影响最大的一项评价指标[12]。

  《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及其他有关经贸合作的文件表明,在成员国间经贸合作领域,上海合作组织是一个促进机构,不具备欧亚经济共同体的“超国家职能”。所以,上海合作组织 有关经贸合作的基本文件是“备忘录”(Меморандум )形式,而欧亚经济共同体基本文件则是“协定”( Договор)形式,文件的法律效力显然是不同的。

  重要的区别还在于,上海合作组织对自身经贸合作职能的定位是鼓励和促进便利化,而欧亚经济共同体的目标是实现经济一体化。

  便利化和一体化的经济内容有重大区别。关税同盟与上海合作组织并存,且部分成员国同时是两个组织的成员,表明前者对后者的影响无论如何都是不可避免的。

  (二)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影响

  1.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部分成员国的排他性影响

  排他性是关税同盟的基本特征。排他性是指关税同盟成员国间取消关税,实行统一的对外关税税率和统一的对外贸易政策,以及实行统一的保护性措施,如进口限额、卫生检疫标准和技术标准等。

  俄、白、哈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部分成员国的排他性影响,是指三国对来自中国、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这四个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商品和服务筑起了一道壁垒,壁垒程度由关税同盟对外统一关税税率水平以及其他大量非关税壁垒措施构成。由于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是欧亚经济共同体成员国,所以,这两个国家未来加人关税同盟只是时间问题。乌兹别克斯坦曾经是享有充分会员国资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成员。事实上,该国经济与欧亚经济共同体成员国有着历史和现实的紧密联系,其经济发展不可能不受到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影响。当从其他经济体和政治体获得的综合实惠不足以弥补其脱离欧亚经济共同体经济一体化进程所受到的损失时,乌兹别克斯坦也许会选择恢复其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充分会员国资格。

  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即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中将面临这样一种局面,其他成员国都是关税同盟成员国。可以预见,如果上海合作组织不扩大,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的伙伴就是欧亚经济联盟。一般来讲,俄、白、哈关税同盟的

  排他性是针对其他所有国家的,而中国则有可能是受关税同盟排他性影响最大的国家。

  上海合作组织内已经建立的合作基础以及地缘经济状况,决定了未来上海合作组织内的经贸和投资合作仍会增长。但如果以此来说明俄、白、哈关税同盟对其他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不存在排他性影响,那是不客观的。因 为如果没有关税同盟排他性影响,也许增长得会更多和更快。排他性影响是现实的,应对其做出客观评价。

  2.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部分成员国间经贸合作的影响

  2010年7月,俄罗斯海关代表在评论关税同盟对与中国贸易的影响时谈到,关税同盟成立后其成员国单个公民在从中国回国时携带的免税商品数量由35公斤增至50公斤,价值也由1 000欧元增至1 500欧元,而且不限次数[13]。把本质上有利于关税同盟国家“倒爷”的关税优惠说成是有利于中国的措施,例子有些小,而且牵强,不太具有说服力。

  事实上,除了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的排他性影响外,还会使成员国双边贸易摩擦变成多国贸易摩擦。以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摩擦为例。2011年2月11日,俄、白、哈关税同盟委员会发布公告,宣布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自即日起对产自中国并出口俄、白、哈关税同盟的彩涂钢板发起反倾销调查。

  这是关税同盟成立以来发起的首例针对中国出口商品的反倾销调查。申请调查的企业均为钢铁企业,认为关税同盟自中国进口的彩涂钢板占同类产品进口总量的比重从 2008年的39.6%提至2010年上半年的66.9%,并对关税同盟相关行业构成威胁。这样,中国出口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彩涂钢板都会受到俄罗斯发起的反倾销调查的影响。

  近年来,中国和俄罗斯互有反倾销调查事件发生。由于关税同盟的正式运行,中国与其中一国贸易摩擦的影响会自动扩大至另外两国。中国与关税同盟国一国的贸易摩擦将不仅影响双边,而且影响多国经贸合作。在商品贸易领域如此,在金融和非金融投资领域也是如此。

  俄、白、哈关税同盟使上海合作组织倡导的多边合作增加了复杂性。从法律基础、组织结构和基本事实上看,欧亚经济共同体推进一体化的力度远大于上海合作组织实施的便利化措施。今天和未来继续扩大后的关税同盟,在与一个经济规模数倍于自己的另一个超大经济体—中国进行重大贸易和投资合作时,可能会需要更多政治意志。当中国拥有超强的生产和贸易竞争优势时,这种局面会一直存在。俄、白、哈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便利化进程的约束性影响是客观存在的。

  未来,在上海合作组织的经贸合作中,难免出现这样的情形,当把便利化措施上升到海关、贸易和投资政策时,很难再是以往简单的双边便利化,而是复杂的多边安排,其难度自然会增加。

  3.关税同盟对上海合作组织经济职能的影响

  《上海合作组织宪章》表明,上海合作组织是以地区安全合作为主的区域多功能国际组织,鼓励和促进经济合作是该组织的功能之一。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共识是,广泛和深人的多边经济合作是这一国际组织存在和有效发挥作用的重要经济基础。多边经济合作不仅有利于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提高居民的生活水平,也有利于区域内的社会稳定。

  上海合作组织是个多功能国际组织,不是专一的国家间经济组织。其鼓励经贸合作的文件,如《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关于区域经济合作的基本目标和方向及启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的备忘录》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以及《<纲要)实施措施计划》,不仅不具备欧盟,甚至也不具备欧亚经济共同体文件的法律约束力。上海合作组织内的经贸合作机制在形式上比欧亚经济共同体还要多,如各级定期会晤机制、各领域分委会、各类型论坛以及上海合作组织银行联合体和上海合作组织实业家委员会等。2003年以来,尽管各种便利化措施和机制实际促进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的贸易增长,但2010年中国与其他成员国贸易总额也只有约1 000亿美元,只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3.3%,比重与2003年没有明显变化。所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的经贸合作水平有待提高。

  在经贸合作领域,欧亚经济共同体发展经济一体化与上海合作组织促进成员国间贸易便利化是两个平行的过程。只是由于两个组织中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多数成员国一直保持 着“双重身份”,同时参加两个过程,所以,当关税同盟作为经济组织正式发挥作用的时候,这种“双重身份”问题自然会对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职能产生某种限制作用。如果处理不当,会使推进便利化的过程不便利。例如,中国与一个既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又是关税同盟成员的国家计划实行的某项便利化措施,可能会是关税同盟其他成员国的“不便利”,而后两者需要采取统一立场。除非上海合作组织中的某一成员国主动提供明显的利益或做出不带附加条件的重要让步,否则,经贸合作便利化进程中的困难会增加,对此应有充分估计。

  2010年俄、白、哈关税同盟的正式运行,反映了近10年俄罗斯经济迅速崛起这一基本现实。经济上崛起的俄罗斯对独联体国家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在增强。以欧亚经济共同体为平台,逐步实现独联体范围内的经济一体化,这是俄罗斯国家对外战略中的重要内容。经过近10年的发展,俄罗斯已经具备在欧亚经济共同体内领导一体化的经济实力,并且在与欧亚经济共同体其他成员国发展经济合作过程中,借助自己的传统经济优势,确立了在一体化过程中的核心国地位。关税同盟既是对俄罗斯崛起这一事实的确认,也是对俄罗斯在独联体经济一体化过程中核心国地位的认可。

  冷战结束后,“势力范围”这一概念被视为“冷战思维”的产物。但一个国家有自己的核心利益时,与核心利益密切相关的区域就是该国“核心利益地区”。“势力范围”和“核心利益地区”两个概念内涵不同,但外延却有几分相似。俄罗斯积极推进独联体内经济一体化的行为表明,独联体是其核心利益地区。

  近10年,俄罗斯与除中国以外的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一直在一步步地建设自己的“经济一体化”。这就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不可能就共建自由贸易区达成共识的基本原因,也是中国与成员国间贸易和投资合作中一 直存在“诸多不便”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0年俄、白、哈关税同盟正式运行,表明今后上海合作组织发挥经济职能时要有新思维。弱化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职能绝不会是关税同盟的主观愿望,但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成为客观结果。关税同盟的本质特征决定了上海合作组织内的“多边合作”成了“五边合作”,即中国、关税同盟、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随着欧亚经济共同体成员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加人关税同盟,“多边合作”将会变成“三边合作”。“三边合作”仍属于多边合作,但已经是最小的多边 合作,而且其中的“一边”乌兹别克斯坦何时重新加人欧亚经济共同体的一体化进程以及加人关税同盟还是个有趣的变数。未来,中国与其他成员国间的简单双边合作是可能的,只是有时要多绕一道篱笆。

  中国有着与欧盟成功合作的经验。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磨合,中国与俄、白、哈关税同盟也会有良好合作。尽管在未来较长时期里,“一体化”不会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共同经济目标,但只要学会相互尊重各国的核心利益,共同努力增强成员国政治和经济互信,把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提高到一个崭新的水平也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责任编辑:李丹琳)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完所研究员。

  注释:

  [1]Cоглашение о Таможенном союзе между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ей и Республикой Беларуси от 6 января 1995 г. http://www.tsouz.ru/Docs/Int-Agrmnts/Pages/Dogovor_06011995.aspx
[2] Cоглашение о Таможенном союзе от 20 января 1995 г. http://www.tsouz.ru/Docs/Int-Agrmnts/Pages/Dogovor_20011995.aspx
[3]Договор о Таможенном союзе и Едином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м пространстве от 26 февраля 1999 г. http://www.tsouz.ru/Docs/Int-Agrmnts/Pages/Dogovor_26021999.aspx
[4]Договор о Комиссии Таможенного союза от 6 октября 2007 г. http://www.tsouz.ru/Docs/Int-Agrmnts/Pages/D_KTS.aspx
[5]Договор о создании единой таможенной территотии и формировании Таможенного союза от 6 октября 2007 г., http://www.tsouz.ru/Docs/Int-Agrmnts/Pages/D_sozdETTiformTS.aspx

  [6]Договор о Таможенном кодексе Таможенного осоюза от 27 ноября 2009 г., http;//www. tsouz. ru/Docs/Pages/mgs4proekt. aspx
[7] Единый таможенный тариф, утвержденный Решением Меж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го Совета Евразийск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сообщества (высшего органа Таможенного союза)от 27 ноября 2009 года № 130,,http;//www. tsouz. ru/db/ettr/tnved/Pages/default. aspx

  [8] 2008年11月12日,乌兹别克斯坦宣布不参加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工作。

  [9]Соглашение о соглосованной макр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й политике, http;//www. fas. gov. ru/international-partnership /common一economic一space/documents/documents 30698. html

  [10]Меморандум между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ами государств-участников Шанхайской организации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об основных целях и направлениях региональ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и запуске процесса по созданию благоприятных условий в области торговли и инвестиции
[11] Программа многостороннего торгов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государств-членов Шанхайской организации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12]邢广程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09)),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104页。

  [13]Представитель таможенной службы РФ в Китае: Таможенный союз России, Беларуси и Казахстана будет способствовать развитию торгов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их отношений между КНР и этими странами, http://www. vch. rv/cgi-bin/guide. cgi?table_code=13&action=show&id =9762

上一篇: 下一篇: